客户将受让的债权向银行支付相应的对价--法院认定债权转让有效

2012年6月29日,被告张某某、詹某某、李某某、谢某某、陈某某、叶某某、周某某作为联保体与某银行上海分行签订了《个人联保最高额保证授信合同》。合同约定:前述7名被告作为联保体,在合同约定的授信使用期限内可向某银行上海分行申请使用的最高信用额度为人民币37000000元;授信使用期限为12个月;借款用途为采购钢材。

2012年7月3日和7月4日,某银行上海分行分别就上述抵押物办理了抵押权登记,企业家培训成为房地产抵押权人。2012年7月5日,某银行上海分行分别向张某某发放贷款人民币8900000元、詹某某发放贷款人民币8900000元、李某某发放贷款人民币8900000元、谢某某发放人民币9900000元。贷款到期后,被告未按约履行还款义务。

原告马某于2013年9月16日与某银行上海分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以人民币35118372.06元的价格受让某银行上海分行对张某某、谢某某、李某某、詹某某享有的到期债权。转让标的包括某银行上海分行依据借款合同对张某某、谢某某、李某某、詹某某发放且尚未归还的贷款本金共计人民币33751110.13元。原告于2013年9月17日将转让款支付给某银行上海分行,同年9月23日,该银行向本案被告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但被告均未清偿债务。2013年10月11日,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归还借款本金、利息、律师费、诉讼费、保全费、公告费。其诉讼请求为:一、判令被告归还原告借款本金;二、支付逾期还款利息;三、支付原告律师费;四、被告之间承担相应的连带责任;五、支付原告诉讼费、保全费、公告费。

法院认为,某银行上海分行与被告张某某等签订的《个人联保最高额保证授信合同》、《个人授信额度协议》、《个人贷款借款合同》、《个人贷款保证合同》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企业家培训合法有效。

法院还认为,某银行上海分行与原告签订《债权转让协议书》,将系争债权转让给原告,债权转让真实、合法、有效,原告据此合法取得该银行对被告的债权,并有权要求其返还欠款并支付逾期利息,根据前述合同的约定,实现债权的费用(包括律师费等)应由被告承担,原告主张的律师费金额符合上海市有关律师服务收费管理规定,予以支持。因《债权转让协议书》约定某银行上海分行在担保合同项下与其权利义务所对应的资产一并转让,且该银行作为债权人也已在保证期间依法将其所享有的债权转让给原告,故保证人应在原保证范围内继续承担保证责任。律师见解该案是一个典型的银行不良债权转让、处置案件,其中,涉及的主要法律问题为债权转让的效力问题。

一、本案债权转让行为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权利转让的成就必须以合法有效的合同关系存在为前提,本案所转让的债权是基于某银行上海分行与张某某等的贷款合同关系而产生的,合法有效。因此,该债权的转让可以适用我国合同法关于合同权利转让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七十九条规定债权人可以将合同的权利全部或者部分转让给第三人,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二)按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三)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

在该条款的规定中有三种除外情形。根据合同性质不得转让的权利,是指依据合同权利的性质,只能在特定当事人之间生效,若转让给第三人,将会使合同的内容发生根本变化,从而使转让前的合同内容与转让后的合同失去同一性和联系性,违背了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一般此类权利包括四种:根据个人信誉关系而发生的债权;基于特定的债权人行为为内容的合同权利;合同内容中包括了针对特定当事人的不作为义务(如禁止某人在设定某项权利后再将该权利转让给他人);合同债权中的从权利。企业家培训依照当事人约定不得转让的合同权利,这种情况是指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或订立合同后特别约定,禁止任何一方转让合同权利,只要此约定不违背法律规定和社会公德,就应产生法律效力,对合同各方当事人都具有约束力。依照法律规定不得转让的合同权利,即法律规定禁止转让的合同权利。而本案的债权转让合同均不存在以上所列的除外情形。

二、本案债权转让行为符合民事法律行为的要素。民事法律行为是公民或者法人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和民事义务的合法行为。我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二)意思表示真实;(三)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本案中,首先,该债权转让行为的当事人双方均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其次,本案债权转让协议是该银行与马某某自愿经过平等协商而达成的,意思表示真实。再次,本案债权转让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本案的情形是否违反法律的问题,目前我国法律对此种转让没有禁止性的规定,至于是否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的问题值得探讨,笔者认为本案的债权转让不存在违反社会公共利益。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马某某就其所受让的债权向某银行上海分行支付了相应的对价,符合市场经济公平交易规则,体现了等价有偿原则。该债权转让行为成就后,由于某银行上海分行已实际收回了其原先所贷出的款项,那么,作为该银行的金融债权已然得到了保护,进而防止了国有资产流失,企业家培训也就不存在国家和集体的利益受到损害的情形。

其次,针对法学理论界及司法实践中认为银行不良债权不能转让给不具有金融经营资格的个人、存在金融安全风险的观点,笔者认为,本案债权转让行为显示某银行上海分行的金融经营行为已经结束。本案中,当事人双方行为指向的标的是明确、完整、清晰的债权,是可以独立确认的。马某某在取得债权的同时向该银行支付相应的对价,这意味着该银行对债务人的贷款本息已收回,此时双方所转让的债权应确定为一般债权。而且,企业家培训马某某之后也并未以某银行上海分行的名义催收债务,这显示该银行的金融经营行为实际已经结束,所以,债权受让后的行使权利行为不应属于该银行的金融业务,亦不会危害金融安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