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企业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任性”数亿元预收款流向何方?

于8月9日披露了2017年半年报,上半年营业收入录得41.17亿元、同比下滑了43.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录得3.8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701.69%,对其营收同比大幅下滑而净利润却同比大幅增长的现象,公司解释称是上半年存货跌价准备转回了3.07亿元,从而使得净利润呈现出数倍增长。

就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转回一事,上交所下发了问询函,要求中华企业对近年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转回及其依据、合理性等作出进一步的说明以及进行相关披露。

从公司此前披露的公告来看,2015年以来,中华企业对存货跌价准备的多次计提与转回对当期净利润的影响一直都很明显,常常通过其调节公司的利润。如在2015年,公司当年营业收入录得46.54亿元、同比增长了5.42%,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为-24.87亿元,出现了巨亏,而对于2015年巨亏原因,公告解释称公司当年对“杭州御品湾”、“江阴尚海荟”、“松江誉品谷水湾”、“古北香堤艺墅”、“铂珏公馆”、“江阴中企上城”等项目一共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21.67亿元。也正是此次亏损,结合其在2014年已经大幅亏损4.89亿元的结果,公司当年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

2016年,公司中报继续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156.63万元,这意味着如果公司不能在年报盈利则将被暂停上市。神奇的是,就在当年的三季报时,中华企业扭亏为盈了,净利润实现2.99亿元,究其盈利的原因,可以发现公司当时对“松江誉品谷水湾”和“古北香堤艺墅”项目分别转回存货跌价准备1.09亿元和0.90亿元,合计占当期净利润的66.56%。

类似情况还出现在今年的中报中。在今年中期营业收入出现大幅下滑下,其净利润却实现了数倍的增长,原因是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1亿元中,有高达3.07亿元为“杭州艮山府(杭州御品湾)”和“古北香堤艺墅”的存货跌价准备的转回,占比达80.57%。

综合上述,在近三年来,中华企业任性地进行会计财务处理,随时根据自身的需要对存货跌价准备进行计提与转回,根本不顾及二级市场中投资者利益,如此“任性”做法是否合规?

就在任性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与转回使得中华企业净利润出现了大幅波动的同时,公司的营业收入方面似乎也存在一定的疑点,仅以2017年中报的营业收入数据分析,公司极有可能多计了2.25亿元的预收款项。

今年上半年,中华企业实现了41.17亿元的营业收入,考虑房地产业的11%增值税因素,公司含税营业收入达到了45.70亿元,相较上半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48.44亿元,含税营业收入要比现金流量少了2.74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含税营业收入不单全部收到了现金,且还有2.74亿元的现金净流入。这在正常的会计核算中,必然在资产负债表中出现相应金额的应收款项减少,或相应金额的预收款项增加。

上半年的应收账款余额为0.79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0.52亿元,应收账款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0.27亿元(近两年没有应收票据,对此暂不考虑),显然这与上文提到的含税营收全部收到是矛盾的。那么,是不是公司的预收款出现了大幅增长?

上半年的预收款项金额为72.26亿元,相比2016年末的66.99亿元,新增5.27亿元,如果不考虑应收费用的变化,则预收款项的增加额是要远远大于前述2.74亿元现金净流入金额的。而即便是综合考虑应收账款、预收款项这两个项目的增加金额,则结果仍多出2.25亿元的预收款项,那么这些预收款又去了哪儿了呢?

500)this.width=500 align=center hspace=10 vspace=10 rel=nofollow/

Related Post